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野战军 >

黄埔出身的中共10大名将 谁的战绩最显赫

归档日期:11-05       文本归类:第四野战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十八岁时南下广州,入黄埔军校学习军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并加入了中国。

  在东北战场上,较充分地显示出他的指挥才能。他总结出“一点两面”“三三制”“三猛”等战术原则。“一点两面”就是在进攻敌人时集中力量突破一点,得手之后迅速扩大战果,正面进攻与侧面迂回包围、分割、穿插相配合;“三三制”即每班分成三个战斗小组,每个战斗小组3至4人,进攻时以小组为单位,队形疏散可减少伤亡,容易聚拢便于形成战斗力;“三猛”即猛打、猛冲、猛追。把复杂的战术问题用几个字简练地概括,好学好记,便于推广,这些战术原则,在东北野战军中推广很普通,应用也很广泛。

  带兵只管打仗,别的事几乎不问。在指挥东北战场的各战役、战斗的过程中,差不多终日倒骑着椅子面对墙上的地图,长时间不许别人打扰,一个人面朝地图观察和思考。布置战役计算十分精确,可以说他精干运筹。他不善于与别人交流和讨论,而喜欢一个人默默地想。一旦他开口布置任务,那就是命令,别人只能是听命和执行。他对战场兵力的计算可以精确到一个营甚至一个连。他不打无把握之仗,每仗都留有余地。在进攻时他要计算到有全胜的把握,在此基础上还要留出退路。

  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在的指导下,与罗荣桓等指挥辽沈战役。在辽沈战役中打锦州,尽管发了数10封电报,但在没有充分把握时就是不下决心。有次终于下了打锦州的决心,但当他听说敌人又增调五个师的兵力增援锦州时,又把部队撤了下来。

  在等东北野战军高级将领的指挥下,围困长春,迫使蒋军起义或投降,和平解放长春;强攻锦州,堵住东北蒋军的退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攻占沈阳,全歼东北蒋军。东北野战军发动的辽沈战役,历时52天,以伤亡六万九千余人的代价,换取了全歼东北敌军46万人和解放东北全境的重大胜利。

  1948年11月,率部入关,与罗荣桓、等指挥平津战役。平津战役中最难打的是天津。调集东北野战军的三十四万人,由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莅临天津统一指挥。1949年1月14日发起总攻,激战二十九小时,全歼天津守军十三万人,解放天津。切断了傅作义的南逃之路,经过政治争取,北平和平解放。平津战役宣告胜利结束。以伤亡三万九千人的代价,获取了消灭和改编敌军五十二万人的重大胜利。至此,基本上解放了华北地区,使军队驻华北主力基本丧尽。

  1949年春,率领部队继续南下,指挥所部进军中南。3月任第四野战军司令员,5月兼任华中军区司令员,并任中共中央华中局(12月改称中南局)。6月率野战军主力渡过长江,先后指挥了宜沙、湘赣、衡宝、广东、广西、海南岛等战役,共歼军43万余人,解放湘、鄂、粤、赣、桂5省。在在解放战争的5年征战中,指挥大兵团作战,其战争规模最大时可集结数十万人。在数十次较大规模的战役、战斗中,由于谋划准确,决策果断,指挥得力,再加上因新式整军运动鼓舞起指战员的高昂士气,几乎是每战必胜。在解放战争期间,曾总结部队的作战经验,提出“一点两面”、“三三制”、“四组一队”、“四快一慢”等战术原则,其关于战斗作风和战术问题的多次讲话曾印发部队指导作战和训练,对于部队的野战和攻坚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蒋介石对第四次“围剿”的惨败深感耻辱。他在给中路军总指挥陈诚的手谕中说,“此次挫败,凄惨异常,实有生以来唯一之隐疼”,并称是“战争的魔鬼”,悬赏十万元缉拿的首级。

  他是天才军事家,为何却说他是在十大元帅里是“最苦的“ ”最委屈”的一位?

  据元帅之子刘太行回忆,刘帅生前曾经说过:我军有两个人最会打仗,一个是徐总指挥,一个是粟司令。这是一个非常公正的评价。

  作为解放军最优秀的将领,有着过人的胆识,敢于打大仗、硬仗、恶仗;他有超人的谋略,善于以弱敌强,以少歼多,出奇制胜,运动歼敌。

  为什么这样一位天才的军事家,在后来的抗战和解放战争中一直得不到重用,最终被埋没呢?

  1935年,长征会师之初,一、四方面军的实力对比为1:8,极为悬殊。同志深感自身力量的单薄,对四方面军将领做了大量的争取工作,特别是对,更是费尽心机。因为四方面军长期在张国焘的训导下,几乎所有将领都成了他的心腹,因此,尽管中央极力争取,但四方面军多数将领态度还是比较高傲和蛮横,这让有些恼火,影响他以后一生中对待四方面军将领们的态度。但其中是有区别的:陈昌浩、王树声、孙玉清、王建安等人对中央表面还算客气,但明显冷淡而且有很深隔阂;黄超、李特、何畏、余天云等人则连基本的礼貌都不讲,根本不把党中央和同志等人放在眼里;、等人态度就比较好,对中央领导比较尊重,所以,他们就成了内部“统战”重点争取的对象。

  但在关键时刻还是选择了跟张国焘走,这让有些失望,也使在此后一生中被视为圈子外的人。

  1935年9月,右路军过草地后,红军总政委张国焘为实现其保存红四方面军的实力和控制整个红军的野心,坚持挥兵南下。在这个关键时刻,9月9日晚,亲自来到的住处,问道:“向前同志,你的意见怎么样?”实际上是想看看的态度。作了模棱两可的回答:“两军既然已经会合,就不宜再分开,四方面军如分成两半恐怕不好。”没再说什么,遂告辞而归。当夜,秘密率红三军团单独北进,逃离四方面军控制区域,向俄界的红一军团靠拢。

  其实,聪明的不会不明白的来意,但还是婉言相拒。作为红四方面军创建者,他虽然知道南下不利,但内心极不愿把左右两路军分开,最终感情战胜了理智,选择了南下,犯了他“终身抱憾的错误”。

  可以想象当时的悲凉心情,由于自身力量弱,四方面军中竟没有一个高级将领愿意支持他。可以想象当独自率一、三军团仅仅7000人北上时,他是如何看待这支忠心耿耿跟着自已的部队的,可以想象这7000为什么以后会出这么多的元帅将军高级干部,可以想象当时同样级别的四方面军将领为什么一直受到打击和压抑。

  争取的失败,影响了对的看法。但不管怎么说,是红四方面军的创建者,是红四方面军的旗帜,具有非凡的影响力;而且在所有四方面军领导人中,对中央还算是尊重的,特别是在关键时刻说了一句“天下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阻止了两军火并,救了一命。因此,以后也没有和计较,但是,他对和彭德怀、、罗荣桓、陈毅等嫡系是有区别的,只是选择了徐作为“四方面军的代表”存在而已。他经常说:“向前同志是个代表啊!什么代表呢,就是代表革命军队中的四方面军。”

  和、彭德怀、陈毅、罗荣桓等人相比,在军事才能方面不差什么(甚至超过了他们),但差的就是对的忠诚。故而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就基本没担任什么重要职务了。

  抗战初期,被任命为八路军129师副师长,手下正是自己一手创建的原红四方面军部队,而师长却是中央空降下来的——中央对的打压可想而知。

  1938年,刚在冀南平原搞出一片大好局面,就被抽调到当时最复杂、最乱的山东去当第一纵队司令员。但竟然又创造了奇迹,短短一年之间,便使山东局面大为改观,根据地和军队的数量迅猛发展。1940年中央想召开中共七大,将徐召回延安,而中共七大最后直到1945年才召开,同志只好当了几年抗大校长和晋妥联防军副司令员——征战之才用来教书,譬如宝刀劈柴,真是莫大的浪费!

  作为一位杰出的军事家,空有一身本领却无法施展,眼看着、粟裕、彭德怀等战友驰骋疆场,叱咤风云,而自己只能呆在延安后方教书、发展生产,其心中之悲凉可想而知矣!

  解放战争最后两年,在后方的再也呆不住了,经过争取,得到了党中央和毛主席批准来到山西。面对山西这个烂摊子,又一次大出的意料,以不到6万人的地方部队,接连发动运城、临汾、晋中和太原战役,秋风扫落叶般解放了山西全境。

  这是军事生涯的最后辉煌,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异彩纷呈。然而,再怎么精彩,也只是一个次要战场的辉煌而已,的军事天才,远远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

  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但排名却倒数第三,连贺龙、陈毅和罗荣桓这三位不以军事指挥见长的都排到他前面去了,真可谓是“委屈的元帅”!

  展开全部排第一,可惜基本都是在内战中建功,与其在国军中的同学在对日战争中的表现相比,除了平型关灭了百八十个日军外,就没有什么建树了,若在其后期可以成功结束毛的错误路线,让民众早日回归正常生活的话,则可谓之大功业,可惜失败,身败名裂,遗憾。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yezhanjun/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