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野战军 >

南下工作团毕业纪念章带你重温一代青年的热血时光

归档日期:11-28       文本归类:第四野战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前进,前进,南下工作团,集中力量一条心,去解放江南的城镇,去拯救受难的人民”——这首进行曲,曾经流传在一个被称作“南下工作团”的群体中。歌声伴随着这些年轻人的脚步,跨过长江,越过五岭,迎向解放的黎明。

  南下工作团是新中国历史上一个特殊而伟大的群体。由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主办、在广州起义纪念馆展出的广州解放主题展览“广州1949”中,就有一枚“南下工作团毕业纪念章”。它将络绎而来的观众,带入一段激情燃烧的历史。

  这枚证章是工作团随军南下之前,发给团员的纪念章。纪念章呈五角星形,正面底色红色,银边,中央是一个姿态坚定的绿色人像,左手高举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人像腰部下方是一条银边蓝底束带,贯穿纪念章正面,蓝底上是从右向左书写的“南下工作团毕业纪念”繁体字样。背面有扣针,上方正中印有“四野”二字;扣针以下是阳刻的制作日期及阴刻的纪念章编号。

  与今天许多精工细作的纪念章相比,这枚章朴实无华。但那遮不住的时光痕迹,却足以引人在它面前驻足良久,让人不禁思索:当年这枚证章是佩在谁的胸前?他又是怎样将自己的生命之光,汇入那浩瀚的时代洪流?

  所谓“南下工作团”实际指1949年人民解放战争三大战役胜利后,中共中央批准在平津地区以“南下工作团”名义吸收一批知识青年,经过学习训练后,随第四野战军南下广州等大中城市而来的一个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群体。他们在解放战争之后的建设时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南下工作团”的成立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1948年9月,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会议,要求我党迅速、有计划地训练大批能够管理军事、政治、经济、党务、文化教育等工作的干部。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东北野战军(后改为第四野战军)在入关南进过程中,向中央提出了在平津地区吸收知识分子作为准备接收和管理新解放区的干部的请示。不久之后,中央拟定了《关于吸收平津地区知识分子的方案》,电复第四野战军,并致电有关野战军和华北、东北局。1949年初,随着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的胜利,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向南挺进,急需大批干部随军南下,开辟新解放区工作。党中央和遂批准第四野战军直接领导建立“南下工作团”。

  1949年2月下旬,当时的中共北平市委机关报《人民日报北平版》以及《天津日报》等报纸连续发布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工作团招考团员启事》、招考团员简章等招考信息,有的报纸还配以通讯报道。4月底5月初,鉴于迅猛发展的解放战争形势,南下工作团在前期招考的基础上,在《人民日报》《天津日报》等媒体上再次发布招考信息。

  按照组建之前的计划,南下工作团的规模当在1万人左右。受新政权新气象的鼓舞与激励,青年踊跃报考。中共中央党校博士刘盛在《四野“南下工作团” 赴广州干部研究(1949-1959)》中引当时的报刊报道记录:很多高校都出现整个社团、整个班级集体报名的现象;一些工人、技术人员甚至大学教授也受高涨的革命热情的影响,先后报名参团南下,如永定河官厅水库工程局工务课副工程师严祥麟等三位技术人员就报了名。由于报考热情极高,平津两地招考机关不得不对之前的报名安排做了一些调整,如北平就在燕大、辅仁等高校设立办事处,方便学生报名。

  对此,“广州1949”展览中有这样一段评价:“一个空前的万名大、中学生投身革命洪流的序幕由此揭开。”老团员梁思美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说:“女儿后来问我,你为什么把我出生在湖南而不是在北京。她不知道我们当年作为热血青年的选择。”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的专家指出,接管,是广州解放后城市管理与建设的第一课。在中共中央和华南分局领导下,来自全国各地的干部汇集广州,担负接管任务。广州解放初期,条件极其艰苦,中共广州市委和广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领导全体干部,坚决执行城市接管的方针、政策,有序进行接管工作,使社会秩序逐渐恢复稳定。

  南下工作团南下之前,进行了严格的学习训练。工作团参考部队建制,实行军事化管理,提倡“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作风,加强革命传统教育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教育,为未来的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对城市青年学生来说,到南下工作团后首先要过生活关。根据当时的许多历史资料可知,有的地方住宿条件比较差,有时连床都没有,有的只是供八九人睡觉的大通铺。吃的是小米饭和高粱米饭,很少有新鲜蔬菜,都是从北方带来的干菜,有西葫芦、南瓜、茄子、豆角等,一个小队十几个人围着一个菜盆蹲着吃。但在艰苦的物质条件下,这些年轻人勤于学习、训练,在精神和身体层面都得到了提升。

  1949年7月下旬,南下工作团成员怀着满腔热情随军南下。南下工作团的大、中学生与南下大军、南下老干部、当地武装力量和地下党一道,参与到解放、接管、建设历史任务中去,在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经受锻炼和考验。比如,南下工作团二分团的马继云、周统昌到广州后,被派往番禺从事征粮工作。征粮队和两广纵队的同志密切配合,在群众的支援下,在鱼窝头抓获了著名匪首、“市桥皇帝”李朗鸡,彻底消灭了这股流窜的土匪势力。

  “南下工作团毕业纪念章”只是“广州1949”展览众多精彩的一个细节。此次展览聚焦于1949年,以“老城市新活力”为主题思想,分为“解放广州”和“建设广州”两大部分,通过50余件(套)珍贵文物、170多张历史照片,多个影像视频及主题展项,多角度呈现解放广州和建设新广州的不同群体在各条战线上通过不懈奋斗,使广州这座千年古城焕发新活力的故事。

  珍贵的展品包括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的大衣、军帽、鞋子等穿戴用品,笔记本、胸章、口盅、毛毯等日常用品,以及缴获的望远镜、香烟盒等物件。此外,展览还集中展出了一批具有广州地方特色的标语、传单,这些传单和标语具有鲜明的广州特色,是广东地区人民为迎接解放而凝心聚力、不懈斗争的重要见证。展览还特别策划“广州解放一年成绩单”展项,通过直观的画面和数据,为您呈现广州解放初期的建设成就及其背后的故事。展览特别关注历史细节及群体背后的故事,旨在让观众感悟“解放”对一座城市及为之奋斗的一代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展览展期为2019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面向公众免费开放。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卜松竹通讯员 陈何毅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yezhanjun/1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