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方面军 >

西路军的历史真相

归档日期:07-29       文本归类:第四方面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西路军的所谓平反是在毛去世后,四方面军人士当政后进行平反的,所以客观公正方面存疑。平反后的说法是奉中革军委命令,也没有说是奉中央命令。中革军委领导人主要有两个人,一个是朱德。一个就是张国焘,实际就是张国焘的命令,延安事后追认。西路军将士浴血奋战,值得高度评价,但这和西路军的错误是两回事。西路军的失败,也在于没有明智的指挥和决策,不能把责任推给延安。延安和张国焘的双重指挥虽然是问题,但临机作战是主要问题,悲剧是多方面造成的。西路军失败肯定要有人承担责任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冤屈,你赶上了。后来的平反也没有人有意见,毕竟西路军也不容易,谁也不是诸葛亮,当时情况也比较复杂。不过,因此就把它当做政治阴谋,甚至牵扯到毛,那就是无事生非了。

  张国焘南下另立中央事件经共产国际代表林育英的协调后,红军恢复了暂时的团结,但张分裂党的错误路线并未得到清算以及对红四方面军的影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其错误一是革命低潮时期的悲观主义和畏敌避战情绪,不相信中央关于北上抗日建立陕北根据地,东出正面抗日前线,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在全民抗日的大潮中中求生存、求发展的正确战略。其二是军阀主义,以军事势力谋求控制党的政治路线和军事战略。其南下和西进的主张均是违背党的“北上抗日”的政治主张,企图在西南或西北避开的主力,将中共政治力量弱化和边缘化的错误表现。历史已经证明只有高举抗日的大旗,红军才能得以发展和壮大,并取得最后的胜利。西路军组织上和建制上虽然已回归了中央红军,但指导思想上仍受到张国焘以上错误的严重干扰。应该看到,西路军并没有纳入到的绝对领导之下,指挥上更加服从于以张为首的红军总部的命令。在西退过程中,不能摆正自已的地位,虽以建议之名,实则反复要求红军主力西渡,甚至在危急之时还在要求红四军、三十一军归建,否则将战至全军最后一卒,将红四方面军视为私产,置党中央的政治主张和军事策略于不顾。最为不解的是指出西路军战略上的一些错误,西路军军委回复电报中竟提及中央红军五次反围剿的失败,甚至有追究关于西路军指挥的责任,返回延安后继续开展党内斗争的观点,完全将西路军摆到了的对立地位。西路军的形成是张国焘西退路线执行的结果,而不是的指挥造成。宁夏战役的原计划是红九军在红军受南北夹击态势之下,击败南部胡宗南部进攻,渡过黄河北上占领定远营,以配合宁夏战役,但红四方面军在张国涛的命令下,竟然企图五个军全部渡过黄河,后因敌人追击四军和三十一军无法完成渡河而留在了河东。如全部渡河成功,势必造成红军主力分隔黄河两岸,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各自为战的分裂局面,与南下另立中央又有何异。西路军在海打战役失败后,共产国际援助未明,决定独立向西继续发展,而南北敌军已会合形成隔离之势,这才是西路军形成的原因。并非以渡过黄河为西路军产生的标志,而是渡河部队随后决定西退并独立制定平大古凉战役计划后,才标志着西路军的产生。此时共产国际已取消自内蒙援助红军的计划,计划改由新疆,中央决定成立西路军,并给予打通西北通路及建立根据地两项任务。西北地理位置偏僻,要想完成以上两项任务的任何一项,均需以歼灭战消灭敌人才能达成,以取得粮食和弹药的补济,即以三、四成的损失,消灭甘青二马七、八成的战力,而我们看到的是古浪、高台和重返倪家营子的阵地战和消耗战,最终将西路军引向绝境。同时在西路军打通远方的目标危机四伏之际,多次拒绝东返,完全置要求西路军东返的良好意愿于不顾,这才是西路军全军覆没的根本原因。认真研究过随后中央关于张国涛错误路线的定性,就能够深刻理解其结论的正确性。几位当事人几十年后的言行,令人遗憾,可谓晚节不保。本回答被网友采纳

  展开全部西路军的失败,责任是谁的呢?张国焘说:“当时我引咎自责,声言我应负担西路军失败的全部责任。我不愿诿过于人,从未指责过别人,一切错误都直接间接与我有关。”(《我的回忆》第三部分P351)

  张国焘对是憎恨的,张国焘在他的这本《我的回忆》里,一再尽可能地贬低、诋毁。在其整个革命生涯当中,即使是他自己的过错,他也极力辩解。但对西路军,言辞之悲切,溢于言表;责任之承担,全部扛起。如果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的过错和责任,他绝不会往自己身上揽的!如果西路军惨败的责任是的,张国焘难道不拿这个巨大的过错责任来狠命诋毁吗?但在西路军失败问题上,他提都没有提过,而且,张国焘直白地声言,“我应负担西路军失败的全部责任。……一切错误都直接间接与我有关。”连极尽对自己涂脂抹粉的张国焘自己的回忆录都没有把这个责任推给和毛主席,无耻的XXX及其追随者却要颠倒黑白的企图把责任强加到毛主席身上,你们是何其的恶毒?何其的卑鄙??

  2万缺衣少粮、没有供给、没有弹药、没有吃喝还带着3000伤病员的西路军,在呵气成冰的甘肃,面对10多万西北四马-来无踪去无影-装备精良--异常凶悍的马家军精锐骑兵死磕,能有人活下来就是奇迹。西路军实际是政治的牺牲品,尽管他担负了一定的军事任务,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牵制了四马军力,保证了河东我军在陕甘苏区站稳脚跟。但他的败亡,并不因为是军事。他实际是张国焘分分裂主义路线的最后殉葬品。三过草地的红四方面军,会宁回师时还有三万五千余人,军力是一方面军,二方面军,陕北红军的全部还要多。尽管张国焘取消了伪中央,有限度地承认了错误。但他仍然是最有实力的部队的实际执掌者。稍有机会,松潘战役前的故技将会仍由他上演。中央和本人不能不对此有所警惕。以四方面军主力分兵西进,可以掩护侧翼,牵制中央军西方和四马的军力,保证中央红军的安全,又可以成犄角之势相互呼应。即令西路军败北,也大大削弱了张国焘的实力,并借此可清算张国焘分裂红军的罪行,使由独立山头发展起来的各支红军部队皆听命于中央,防止尾大不掉的现象再次发生。这就是那些自相矛盾的电令的由来。这样做是残酷的,但也是必要的,三十军作为草地行军右路军的主力部队,当毛率领一三军团脱离张国焘急速北进时,并不听命于中央,而仍回建制,足可见张国焘对部队的控制。至于五军,大概不谙政治的董振堂在张国焘另立中央的卓木碉会议上,不合时宜地对五军团长征以来的处境发了些牢骚,为张国焘所利用,由此招致了划归西路军殉葬的命运。事件后,延安批判张国焘时,红军大学四方面军旧将闹事事件至少也可以反证这一点。政治是无情的,有悖常理的,我们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我们无法回避历史的真实。

  西路军历史何以尘封半个世纪?主要有以下原因:其一,它是由于战略指导错误酿成的备受屈辱的历史;其二,它长期被当做张国焘路线遭受鞭挞。西路军幸存者大多命运坎坷,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特别是在“文革”中,许多西路军人员在备受摧残之后,死于非命。。西路军执行的任务不仅是由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直接遥控指挥,而且是经共产国际和斯大林同意的一次军事战略行动。因此,西路军失败责任问题,必须作出合理的解释。西路军面临绝境时,中共中央及军委在3月4日、17日两次电令中,已经把西路军败局与过去张国焘擅令四方面军南下、另立中央的错误相提并论,严厉谴责西路军领导人的所谓“机会主义的路线”和“一贯反中央及军委指示”的行为;西路军兵败不久,清算张国焘路线的斗 争在全党全军展开,在批张斗争中,从既定逻辑出发,西路军败局,自然被判定为“国焘路线造成的恶果”,“国焘路线的牺牲品”。这个根本违背事实的错误结论,从20世纪30年代一直延续到80年代。最终解决这个历史遗案的,应当首推陈云,还有、、。陈云,是西路军事件的参与者和当事人。四十五年后,1981年11月22日,陈云同谈起西路军问题,指出:“这个问题不能回避。西路军过河是党中央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而决定的,不能说是张国焘分裂路线的产物。”三个月后,陈云再次同谈论西路军问题。提到在1980年批给他看的一篇有关西路军问题的文章。陈云说:“西路军是当年根据中央打通国际路线的决定而组织的。我在苏联时,曾负责同他们联系援助西路军武器弹药的事,而且在*近新疆的边境上亲眼看到过这些装备。西路军问题是一件和自己有关的事,我今年七十七岁了,要把这件事搞清楚。”是西路军的亲历者,当年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成员、三十军政治委员,西路军最后分散游击时负责军事指挥。对西路军被诬为“张国焘路线”,始终不解。他和陈云一样,要对西路军的荣辱负责。在根本是非问题未解决之前,他能公开表示什么呢?1982年,根据的批示和陈云的建议,组织干部查阅大量历史档案,于1983年写出《关于西路军历史上几个问题的说明》,指出:“西路军执行的任务是中央决定的。西路军自始至终都在领导之下,重要军事行动也是指示或经同意的。因此,西路军的问题同张国焘1935年9月擅自命令四方面军南下的问题性质不同。西路军根据中央指示在河西走廊创建根据地和打通苏联,不能说是执行张国焘路线日,陈云看过《说明》及所附几十件电报后,委托秘书电话转告办公室说,可送小平同志。再次指出:“西路军打通国际路线,是党中央、过草地以前就决定的。当时共产国际也愿意援助,二百门炮都准备好了,我亲眼看见的。西路军的行动不是执行张国焘的路线,张国焘路线是另立中央。 ”同年3月22日,在写的说明和附件上批示:“赞成这个说明,同意全部存档。”一个政党及其领导者如此正视历史,尊重历史,恰好说明这个政党及其领导者的开明大度,富有远见。陈云的建议,的说明,的批示,在根本性质上正确地解决了西路军的历史遗案,对西路军历史问题的澄清起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这位当年红军最大一支方面军的总指挥兼西路军总指挥,是最有发言权的亲历者。几十年来为顾全大局,他面对种种误解责难,甚至诋毁,或缄默不语,或不得不说违心线年开始,用三年时间写成《历史的回顾》一书,其中辟专章叙述西路军历史,痛切总结历史教训。这是一本具有权威意义的严谨可*的历史著作,全面具体地恢复了西路军的历史线月,看到中共党史上卷有关西路军一段内容的阐述,违背党中央已定且多次正式文字使用了的口径(指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有关条目、红四方面军战史、全国人大和国务院对逝世的讣告、生平介绍等文),只讲“奉命过河”,不讲奉谁的命,以此含混无宾语的叙述模糊历史线年代以来,随着西路军问题研究的新进展,西路军的历史真相越来越为学界和公众所广泛接受。这表现在:1、新版《选集》注解作了修改。1991年6月,经中央批准的《选集》第二版出版发行,新版《选集》第一卷所收入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就对西路军的注释作了重大修改;修改后注释这样写道:1936年7月,红四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会合后,由于中共中央的积极争取,并经过朱德、等以及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斗争,张国焘被迫同意与二方面军共同北上,于同年10月到达甘肃会宁。10月下旬,四方面军一部奉指示西渡黄河,执行宁夏战役计划。11月上旬根据中共中央和的决定,过河部队称西路军。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孤军奋战4个月,歼敌2万余人,终因敌众我寡,于1937年3月失败。2、2001年11月7日,在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党中央为西路军作出了公开结论;代表党中央发表讲线月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他(指--编者注)奉军委命令,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西路军总指挥,指挥部队与敌人血战四个多月,有力地策应了河东红军的战略行动。

  3、新版《中国历史》第一卷中对西路军作出了全面的评价和肯定;关于西路军问题,新版党史中有这样一段表述:西路军所属各部队,是经过中国长期教育并在艰苦斗争中锻炼起来的英雄部队。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在同军队进行的殊死搏斗中,西路军的广大干部、战士视死如归,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业绩,在战略上支援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西路军干部、战士所表现出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尊敬和纪念的。这是新世纪权威党史对西路军问题作出的全面而充分的肯定。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fangmianjun/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