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方面军 >

从军事地理角度看红四方面军之万源保卫战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第四方面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3年10月的中国政局,用乱象纷纭这四个字来形容恐怕是再形象不过的了。其实,如果我们找来一张当时的政治地图,就会发现实际情况比这还要不堪!

  在东北,日本人所炮制的伪满洲国已经从妄想变成了现实,一度风起云涌的抗日义勇军因后援不及而处境艰难;在华北,日本势力已经跨过了万里长城,区区一个《塘沽停战协定》已经不能满足其越来越大的胃口,他们接下来要在长城以南制造出第二个满洲国出来。

  就在有识之士发出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之感慨时,中国的南方则是战云密布!在东南,一二八淞沪之役的战败之耻虽然令蒋介石在日记中发泄了好一阵,但冷静过来之后,这位强人决定暂且忍辱负重,先去执行那个攘外必先安内的战略。于是,虽然对江西苏区的第四轮围剿再告失败,但他顾不得舔舐伤口便发动了新一轮的围剿。这次,他窃以为胜算蛮大!

  当南京政府的剿共战争打得难解难分之时,远在长江上游的巴蜀大地也是激战正酣。为争夺全川主导权,自认为四川霸主的军阀刘湘和他叔叔刘文辉之间的战争已经打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这场叔侄战争几乎把全川各路诸侯牵扯了进来,以致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在川陕交界的大巴山区,来了一支红军队伍……

  大巴山上的这支红军队伍,正是张国焘、所率领的红四方面军。很多人或许会问,他们不是在鄂豫皖嘛?怎么到四川来了?这,还是源于蒋介石的剿共战争。大约一年前,由于未能打破军队对鄂豫皖苏区的第四次围剿,红四方面军主力开始越过平汉路向西转移。一路转战下来,最终在川陕两省交界的大巴山区停住了脚步。

  大巴山延绵数百里,山势雄奇,岩悬壁绝,原始森林,遮天蔽日。素有秦川锁钥之称,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红四方面军此时出现在这里,可谓开的正是时候!首先,红四方面军来到川北的时机比较好。当时,四川各路军阀正忙着打他们自己的内战;而陕西方向的杨虎城对剿共事业持消极态度,这就为红军赢得了一个喘息之机。再者,这里虽然属于军阀田颂尧的防区,但其对辖区内的压榨达到了敲骨吸髓的程度,单田赋一项就已经提前征到了三十年以后。与之遥相呼应的是,专以打家劫舍、绑票杀人为乐事的土匪棒老二的肆无忌惮,而普通农民的生活普遍处于赤贫状态,抗捐抗税运动此起彼伏。第三个有利条件是,大巴山区山高林密、不仅有无尽的山货还出产盐,自然条件不仅适合男耕女织,还可支持人搞经济建设。

  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红军当然要加以充分利用,很快开展了创建根据地的工作。等到刘湘摆平各路诸侯,如愿当上四川各路军阀霸主的时候,红军已经相继建立了仪陇、阆南、嘉陵、英安、营山、长胜、渠北、达县、宣汉、红胜(罗文坝)、城口(万源大竹河)等苏维埃政府。根据地面积超过4.2万平方公里,人口600万。红军主力也由入川时的15000多人扩大到5个军,8万余人。不仅如此,苏区还拥有自己的兵工厂、被服厂、造币厂、造纸厂、印刷厂等军需及经济设施。

  川陕苏区搞得如此之红火,不仅刘湘不能容忍,就连远在南京的蒋介石都看不下去了。1933年7月,南京国民政府委任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令其务必要捣毁川陕苏区。10月4日,刘湘在成都召开有各派军阀参加的军事会议,宣布接受南京委任。出席这次会议的还有蒋介石代表何成浚,他代表中央宣布拨给刘湘军费200万元,枪万余支,子弹500万发。另外,蒋介石还调来2队空军,共有飞机18架,位于梁山、南充机场,随时待命支援。接着,刘湘委任邓锡侯、田颂尧、李家钰、杨森、王陵基、刘存厚为四川剿匪军第1至6路总指挥。于是,从西起广元东至城口的1000余里弧形战线万人对红军发动进攻,颇有些声势。

  红军当然不会为刘湘的汹汹之势所吓倒,他们对敌我各方面的情况进行了冷静的分析,决定以收紧阵地,节节抗击,待机反攻的积极防御战法打破敌人的进剿。

  没过多久,刘湘就发现自己初对战局的估计过于乐观了。虽然拥有兵力与装备等方面的绝对优势,但川军各部在实际作战中依然困难重重!临到战地,各级指挥官才发现大巴山区的山势具有这样一个特点,从北而南大多是坡度较缓的斜坡;自南而北则多为断崖绝壁。而他们的进攻方向恰恰是自南而北,几乎每走一步都会遇到深涧陡崖的阻挡。在这些天然屏障的背后,还是更难对付的人。以能攻善守著称的红四方面军非常讲究布阵艺术:他们以主要兵力投放在对手可能进攻方向上作纵深梯次配置,凭借有利地形构成集团工事和多道堑壕。红军还就地取材,将碗口粗的松树砍倒,排成几排,埋在阵前。树枝树叉朝前,纵横交错,挡住敌人仰攻的去路。在那些次要阵地上,红军也没有掉以轻心,以少数兵力结合地方武装、赤卫队利用密林险崖,遍树红旗,广布疑兵,假假真真,迷惑来犯者,并适时机动支援主战场方向上的作战。

  战斗打响之后,川军大搞人海战术,出动整团整旅的兵力大举进攻。不可否认的是,素以双枪兵闻名的四川兵如在饱吸鸦片之后,打起仗来还是有一股烟劲儿的。尽管如此,红军打起来不慌不忙,他们先以少数兵力在前沿阵地顽强阻击,尽量迟滞和消耗敌人;待敌仰攻到几十米的距离处,步机枪突然开火,滚木雷石齐下,予敌以重大杀伤;趁敌人处于一片慌乱之际,红军则不失时机地发起反击,以白刃格斗的方式消灭敌人。如此多次反复,真正做到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这样,直到第二年春季,川军的三次攻势均被粉碎,损兵折将3万多人。增加兵力之后,刘湘很快又发动了第四轮攻势,企图攻占万源及其以西地区,但实属强弩之末。

  这个时候,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已经开始积极谋划反攻事宜了。这就是红四方面军战史上著名的万源保卫战!

  为何是万源?这,还是由地形和敌情决定。根据事后回忆,红军此前虽然发起过两次反攻,但因时机不成熟而未获成功。根据对敌我态势与地区地理的全面分析,他把目光投向了东线。从地形上看,这里的山脉南低北高,反攻开始之后,红军不仅能够处于居高临下之势,还可以在攻击开始后可顺着山脉走向,直捣敌人纵深,以大迂回的战术歼灭敌军。反观西线山脉多南北走向,便于敌人节节抗击。

  7月11日,万源保卫战开始。一个月之后,红31军93师274团奇袭青龙观得手,随即,红军主力在、、程世才的直接指挥下,直插木门以西的黄猫垭、旺苍坝,向敌人第二路兜击。经过一天一夜急行军,红军刚到黄猫垭占领阵地,敌人便溃退下去。命令部队旋即展开,迂回包围敌人。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歼敌一万余人,缴获长短枪7000余支,迫击炮40余门。至9月22日,北起广元,南至阆中的嘉陵江东岸地区全部收复,敌第一、二、三路逃至嘉陵江东岸,第四路逃至营山、渠县地区。至此,刘湘精心策划的六路围攻彻底破产,折损兵力8万多人。

  粉碎川军的六路围攻之后,红四方面军旋即发起嘉陵江战役。经过历时24天的战斗,红军共歼敌1万余人,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到北川,南至梓橦,北抵川甘边界,纵横300公里左右的广大地区。红四方面军这一积极行动打乱了敌人的战略部署,为了确保成都,刘湘急忙将主力13个旅北调至绵阳地区,蒋介石也调兵遣将到陕甘边界设防。换言之,由于红四方面军的积极行动,大量敌军被牵制于川东北地区,从而有力配合了中央红军西出云南,北渡金沙江的行动。

  1935年夏季以后,在四川的地缘版图上再次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前边,指挥部队横扫嘉陵江右岸广大地区,后边张国焘却放弃了川陕根据地,带着党政军各级机关人员来了一个大搬家。再后来,就是红四方面再次奉命西移,以图接应从金沙江北上中央红军。最终,两军会师于川西的懋功地区。

  另一边,刚刚打了败仗的刘湘发现自己更大的霉头还在后头,因为蒋介石的手伸进了四川。现在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蒋介石的心中其实也有一个四川梦!一方面,他大施驱虎吞狼之计,企图从红军与刘湘的血拼中渔利,为此,不仅参谋团来到了四川,还在峨眉山办起了一个军官训练班;另一方面,蒋介石所云的四川是抗战的天然堡垒、民族复兴基地也并非全是唱高调。毕竟在八年抗战期间,四川确实起到了全国大后方的作用。(文 张岩松)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fangmianjun/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