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方面军 >

西路军真相澄清:西进并非执行“张国焘路线”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第四方面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我们不难看出对西路军问题所持基本的看法:其一,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最后破产的产物。其二,组织西路军渡黄河西进,是“张国焘命令”的。然而,无论我们从往来电文,还是诸多当事人的回忆来看,西路军所执行的一直是中革军委的命令,即本人的命令。

  绵延1000公里的河西走廊里,湮没着半个多世纪以前一段惨烈悲壮的红军西路军历史。很长一个时期里,西路军问题一度是党史和军史研究中的一个“禁区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指导下,由于事件参与者陈云、等中央领导同志的直接干预,并得到了同志的坚定支持,使得研究这段历史的环境逐渐改善,西路军的历史真相逐步得到澄清,并渐为学界和公众所接受。

  一、20世纪80年代以前对西路军问题的“论定”: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张国焘路线万人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经河西走廊向新疆方向前进。对于深入河西走廊的西路军,蒋介石指使马步芳、马步青等部进行围追“兜剿”。西路军广大干部、战士不怕牺牲,浴血奋战。而由于无根据地作依托,又无兵员、物资的补充,孤军作战,虽然毙伤俘敌2.5万余人,但在敌众我寡的极端不利的情况下最终失败。就在西路军血战河西走廊之际,延安的政治形势发生变化,中共中央准备着手清算时任中革军委主席团成员、红军总政委、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的错误。1937年3月,中央政治局在延安召开扩大会议,会议深入揭发和批判了张国焘分裂党和红军的严重错误,并作出了《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指出张国焘的错误是战争中的右倾机会主义,其内容是退却路线、军阀主义和反党行为的综合。

  很长一个时期里,西路军问题一度是党史和军史研究中的一个“禁区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指导下,由于事件参与者陈云、等中央领导的直接干预,并得到了的坚定支持,使得西路军的历史真相逐步得到澄清并渐为学界和公众所接受。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之下,在1937年12月接见西路军所剩部分领导人时说:“红西路军的失败,主要是张国焘机会主义错误的结果,他不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他惧怕反动力量,又害怕日本帝国主义,不经过中央,将队伍偷偷地调过黄河,企图到西北去求得安全,搞块地盘称王称霸,好向中央闹独立。这种错误的路线,是注定要失败的。”

  其实,的这种观点,早在一年前就已提出。他在1936年12月所写《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为敌人吓倒的极端的例子,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红军第四方面军的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这个路线年出版的经本人审定的《选集》第一卷中针对这段文字的注释为:“一九三六年秋季,红四方面军与红二方面军会合后,从西康东北部出发,作北上的转移。张国焘这时候仍然坚持反党,坚持他一贯的退却主义和取消主义。同年十月,红二、四方面军到达甘肃后,张国焘命令红四方面军的前锋部队二万余人,组织西路军,渡黄河向青海西进。西路军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在战争中受到打击而基本失败,至一九三七年三月完全失败。”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对西路军问题所持基本的看法:其一,西路军在黄河以西的失败,是退却主义的“张国焘路线”最后破产的产物。其二,组织西路军渡黄河西进,是“张国焘命令”的。由于1951年出版的《选集》中对西路军作了如此权威的“论定”,所以,此后至20世纪80年代初一段时间里,几乎所有涉及西路军问题的著述中,其基本的调子和说法,都可以明显地看出是来自或抄自 1951年出版的《毛选》第一卷《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及其中的一条注释。

  历史事实本是客观存在的。然而,当西路军因兵力悬殊寡不敌众而兵败河西走廊之后,真相就被模糊和湮没了起来,历史被改变了模样。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事情出现了转机。20世纪80年代初,朱玉奉组织之命,帮助元帅整理回忆录。他从文献史料中惊异地发现了下令四方面军人马西渡黄河和成立西路军的电文,以及其他一些人们所不知晓的情况。电文的发现,说明部队西进是领受了党中央的命令肩负打通国际路线重大使命,以接应共产国际给予党和红军的物资接济,并策应河东红军和友军的战略行动而向西进的。根据新发现的档案资料,朱玉在史学界首次提出了西路军问题的现有定性、定位很不妥等看法。1980年12月2日,朱玉以“竹郁”笔名写成了《“西路军”疑》一文,就西路军西渡黄河、建立永(昌)凉(州)根据地、拒绝东返等问题提出疑问,向传统观点发起了挑战。不久,这篇文章被报送到那里。小平同志对西路军问题极为重视,他将此文批给研究。

  随后,朱玉于1981年3月写出了自己的初步研究成果——《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西路军问题初探》一文,用当年大量的事实和电报论证:红四方面军的渡河,完全是根据中央的要求和中革军委的命令。他把这篇文章寄给了中央党史研究室,希望在党史研究室内部文稿上刊载,以引起专职部门的专家学者们研讨思考。由于受西路军问题的传统说法年深日久的影响,中央党史研究室担任研审任务的人员写出长篇文章,作出了不接受新观点的反驳回答,即仍然坚持原传统观点的基本说法。于是,朱玉又写出了观点鲜明的论文《被否定的历史和被历史的否定》,进一步详谈了自己的论点和论据,来捍卫自己的观点。这样,在组织研究西路军问题同时,史学界的一些学者也开始撰写向传统观点提出挑战的文章。西路军问题的盖子被悄然地揭开了。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fangmianjun/1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