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方面军 >

还原西路军的历史真相:血染戈壁与张国焘路线无关

归档日期:12-04       文本归类:第四方面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线多年前发生的西路军“临泽突围”,是我军历史上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经典之役,最近上映的影片《惊沙》真实地反映了郑义斋、等西路军将士在这次战役中的英雄气概,再次引发了人们对西路军历史的关注。那么,历史上西路军“临泽突围”是怎么发生的?造成西路军血染戈壁这一历史悲剧的原因何在?今天我们该怎样客观、科学地看待和评价西路军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本刊约请专家对此进行深入解答。

  主持人:最近上映的影片《惊沙》,反映了等西路军指战员在甘肃临泽带领部队与敌人进行殊死搏斗,守城三日,最终胜利突围的悲壮故事。看过这部影片的人都深感“震撼”。那么,这部军事历史题材的影片为何能如此深刻地引发观众的共鸣?

  周宏林:我在观看《惊沙》这部影片时,发现在场的很多观众,无论他们的年龄、性别、文化和经历背景有多么不同,都被影片中的情节所打动,受到强烈的震撼。这部军事历史题材的影片,之所以能够如此深刻地引发观众的思想共鸣,主要在于其中蕴涵着深刻的思想意义。

  一般说来,西路军的题材是不好写的,尘封时间久,历史争议多,悲情色彩重。过去,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对这一类题材选择的少,成功的就更少。但这部影片通过截取西路军征战史中的“临泽突围”,再现了我党、我军一段光荣的战斗历史,弘扬了广大西路军将士为了理想和信仰而战,前仆后继、英勇牺牲的崇高精神。在定位上,影片抓住了西路军这一历史题材的特点,塑造了一大批像西路军将士这样的“悲情英雄”。它告诉我们,在我们党和共和国的历史上,不仅有无数个“成功英雄”,也有无数个“悲情英雄”。他们具有同样的理想和信仰,表现出了同样的坚定和执著,理应受到我们后人同样的敬仰和尊重。

  夏宇立:西路军在河西地区“临泽突围”,是我军历史上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经典之战。临泽之战发生在1937年1月中旬。早在上年12月下旬,根据命令,西路军第二次西进于1937年元月初占领高台、临泽地区。这时西路军领导人根据当前战局,准备略作休整,补充粮食,继续西进。可是,就在这时,军委又连续电令西路军即在当地集结,“暂勿西进,全军集结于两三点”,“伺机消灭敌人”。“动员全军在临、高地带,以消灭敌人来完成创造根据地任务。”西路军不得不就地停留。

  西路军留驻临、高地区后,马家军以5个骑兵旅、2个步兵旅及炮兵团等数万之众蜂拥追来。敌人在以一部兵力钳制倪家营地区西路军主力的同时,疯狂围攻高台、临泽。当时西路军总供给部驻临泽城。城内红军,除一个警卫连外,均为机关和后勤人员,守备力量异常薄弱。在危急关头,总供给部部长郑义斋赋予(时为西路军司令部四局科长)以指挥坚守临泽城重任。经过三昼夜苦战,守城将士最后在兄弟部队接应下,除一部遭敌截击损失,大部胜利突出重围。

  主持人:从影片中,我们看到了西路军将士的英勇和悲壮,除了,还有郑义斋,但他的事迹少为人知,能否对他作些具体介绍?

  陈铁健:郑义斋生于1901年,原名邓少文,河南许昌人。1927年入党,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1931年任鄂豫皖苏区政府财委会主席、银行行长,后兼任红四方面军经理部部长,川陕苏区政府财经委员会主席,银行行长和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妻子杨文局任总供给部管理科科长。1937年3月13日,西路军在敌优势兵力追击中,除总部和三十军所率2000多人退向石窝山顶外,余部全被阻隔在山下。总供给部部长、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委员郑义斋带着少数人员隐进一片树林。当下,一要组织人员转移,二要把经费送交总部。

  郑义斋在林中迅速将部里保管的黄金集中起来,亲自分成很多小包,装入两条布袋,让杨文局缝好。杨文局知道这批黄金是1933年10月红军在四川达县进攻刘存厚部,刘逃亡途中丢弃的。1935年6月中旬,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郑义斋分出大半黄金送给给养困难的红一方面军。1936年10月西渡黄河前夕,又将一半黄金送往陕北中央。为保护剩下的黄金,西进途中几次恶战,许多战士血洒战场。眼下,部队分散突围急需这笔经费,无论如何艰难,也要把它送到石窝山上,交给总部。夜幕掩护下,队伍分成两路,郑义斋带一个警卫班护送黄金上山,其余人员南向转移。郑义斋与十几位战士,拉着驮黄金的战马越过敌人封锁的隘口,却意外地与敌巡逻队遭遇。交火后,郑义斋命令驮黄金的小张迅速冲上山去,把黄金交给总部。他与警卫战士边打边往山下撤。敌人越围越多,战士相继伤亡。警卫员曾少章拉过战马,催郑义斋上马冲出去。“不行,要死一块死!”子弹打中他的右臂,少顷胁下左手连续中弹。这时,只剩下郑义斋和曾少章。敌人叫喊:“他是头子,抓住他!”郑义斋看着小曾说:“向我开枪,开枪!”小曾不忍。“我命令你,开枪杀死我,为了党的光荣!”曾少章开枪后,又打死冲来的敌人然后自杀。

  郑义斋和他的警卫员以自己的生命,完成了神圣的历史使命。正是依靠这些黄金,、陈昌浩、王树声等总部首长安全返回陕北,、李卓然、李特、程世才等率领西路军余部西进新疆。

  当日寇的刺刀从滇缅斜刺里插过来的时候,抗日战争到了最艰难的时刻,中国军队远赴缅甸浴血作战。在经历了第一次远征的大溃败,前后付出了10余万人伤亡的代价后,中国远征军全歼滇西、缅甸日军精锐,凯旋荣归。

  历史本不该忘记。但是由于战争的损耗、政治的冲击,远征军的故事被时间磨蚀得只剩孤魂远影更多

  本书对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涌现的思潮进行反思,运用大逻辑大视野的审读和人物活动事件脉络的细节化书写,对五种主要思潮的历史、现状和影响作出独立、深刻的剖析。

  笔者以通俗轻松的笔法切入历史截面,试图在那些鲜活的故事里,探寻一些历史的真实原貌,并进行多角度评读,品味一下那些不曾远去的影像

  百年激荡,回望辛亥。大革命,过场的都是大角色,一大堆左右了历史的灿烂群星。都督的样儿,党人的棒儿,名士的案儿,侠客的范儿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fangmianjun/10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