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第四方面军 >

请介绍下红军西路军西征覆灭的悲壮历史?

归档日期:11-30       文本归类:第四方面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西路军西征发生在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10月至1937年3月,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一部在甘肃省西北部,与军马步芳、马步青等部进行的作战。

  西路军西征之战1936年10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地区胜利会师。红军主力在西北的集中,形成了横跨黄河两岸发展、雄峙西北的战略态势。

  1936年10月24日夜,红四方面军总指挥下达了渡河命令,率三十军从靖远南l公里的虎豹口(今河包口)渡过黄河,一举突破了马步青骑五师在黄河西岸的沿河防线,并很快控制了上百里的沿河地带。紧接着,九军和红四方面军总部及五军也渡过了黄河,准备执行宁夏战役计划。

  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后,为了加强对各部红军的统一指挥,中革军委于10月28日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为参谋长,准备组织海(原)打(拉池)战役,重点打击胡宗南部。而张国焘却令红四方面军在河东的第四、第三十一军调离前敌总指挥部指定的作战位置,致使战役计划未能落实。

  10月30日,中革军委指示河西部队暂时控制一条山、五佛寺地区休息待机,准备在击破南线月初,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因该地人烟稀少,粮缺水咸,加之连日激战,大部队不便久停,数电红军总部及中革军委请示河西部队的行动方针。

  1936年11月1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正式命令河西红军部队组成西路军,同时批准成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陈昌浩任主席,任副主席,陈昌浩、、曾传六、李特、李卓然等5人为常委,熊国炳、杨克明、王树声、、陈海松、郑义斋任委员。

  三十军为第一纵队,在右翼,由一条山地区向大靖前进;九军为第二纵队,在左翼,由镇虏堡地区向古浪前进;五军为第三纵队,经关家川等地在九军之后跟进,率总部和直属部队随三十军行动。西路军在敌我力量对比处于极大劣势的情况下,踏上了艰苦卓绝、英勇悲壮的西征之路。

  1936年11月15日,红九军攻占古浪县城。古浪是西征的第一关,为河西走廊的要冲,为凉州(武威)的门户,地势险要。马步芳得知古浪城被红军占领,十分惊慌,严令马步青、马元海(前线总指挥)迅速反攻古浪,同时又调来增援部队,企图夹击红军。

  1936年11月16日拂晓,马家军以3个骑兵旅、2个步兵旅并4个民团的优势兵力开始向古浪猛烈反攻。派来的轰炸机狂轰滥炸,整个古浪城变成了一片火海。

  正当西路军在永昌、凉州一线与马家军浴血奋战之时,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爆发了。为了策应河东红军主力的战略部署,西路军在永昌至山丹一线余天,有利地配合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

  12月28日,西路军继续西进。12月31日,先头部队五军攻占临泽县城。1937年1月1日,五军又攻占高台县城。1月上旬,九军一部攻甘州未下,进驻临泽东南的沙河堡。

  此时,马家军主力蜂拥而来,除以一部分兵力钳制倪家营子地区西路军主力外,以其两万余人配以飞机大炮,于1937年1月19日,开始对高台县城进行猛攻。

  1937年1月20日凌晨l时许,马家军倾全力从四面攻城,炮火异常猛烈,五军伤亡惨重,但他们仍顽强地抵抗,拼命坚守阵地。经一周的激战,因原改编的部分民团叛变,里应外合,打开城门,使敌人冲入城内。

  高台失守、临泽突围后,西路军还有约1.1万余人,兵员、弹药、粮食、冬衣等物资有损无补,处境较前更为艰难。假若此时继续西进,长途跋涉,必遭马家军的重兵堵截追击,危险异常。恰在此时,中央连续来电,指示西路军准备东进,于是又率西路军踏上东进的征途。

  马家军发现西路军收缩兵力,企图东进,很快就集结了7万余人的重兵进行堵截。1937年1月27日,率三十军抓住战机,在西洞堡地区全歼马家军装备精良的宪兵团,击溃手枪团,缴获1200余支枪及大批战马、子弹等军用物资。

  在倪家营子这块弹丸之地,西路军以寡敌众,同7万多人的马家军展开了一场历时40天的惊心动魄的大血战。2月21日,西路军从倪家营子突围而出,进至威狄堡地区又遭敌堵截,部队被迫重返倪家营子。

  重返倪家营子后,西路军与马家军又激战7昼夜,毙伤敌2500余人;但自身也伤亡惨重,待援无望,遂决定再次突围,准备由祁连山向东转移。负责军事,李卓然负责政治。石窝会议后,陈昌浩、和大家洒泪相别,带领30多人的小分队离开了部队。

  带领西路军左支队,在风雪弥漫的祁连山中经过43天的艰苦行程,于1937年4月底,到达甘肃新疆交界的星星峡,得到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的接应,进入新疆,为革命保留了400多人的骨干。

  早在“西安事变”发生后,西路军进至永昌地区休整时,党中央就开始了对西路军的救援工作。周恩来在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谈判中,向提出应允许西路军在甘西地区活动。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在国共开始的第二次合作的谈判中,周恩来按中央指示,与西安行营代主任蒋鼎文进行多次会谈,要求他本着国共合作的原则,电令“二马”停止进攻西路军,但未能达成协议。

  在西路军已面临覆灭危险之时,党中央、十分焦急,指示在西安谈判的周恩来强烈要求令“二马”停止进攻,并决定组成援西军,司令员为、政治委员为张浩。还曾想动用金钱,来买动“二马”停止进攻。

  为营救西路军,、周恩来殚精竭虑,动用了各种可能的关系和途径。在西宁,赵守钰还同马步芳进行了谈判,虽未获成功,但随着国内政治形势的发展,“二马”对被俘人员的态度有所转变,他们在4月上旬,把被俘的2000多名西路军分批押送兰州,这些人大部分被八路军兰州办事处所营救。在的带领下,左支队终于在5月初到达新疆。

  西路军和马家军在河西的浴血较量,是我军战史上一次绝无仅有的恶战。面对10余万马家军的围堵,西路军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英勇奋战四个多月,歼敌约25000余人,但由于孤军作战,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待援无望,终于在1937年3月不幸兵败祁连山梨园口。

  此战,是我军战史上一次严重的军事失败,其根本原因是张国焘的右倾分裂主义。

  不服从中共中央的指挥,导致红四方面军孤军深入,既无援兵的支援,又无兵源、弹药、粮食的补充,而且作战地区都是有利于骑兵的作战,不利于红军进行运动战,有些文章把失败的责任全都有推到张国焘身上也是不正确的。

  在战役指挥上,作为总指挥的并无大的失误,同志以其冷静的头脑、顽强的意志、卓越的指挥才能和丰富的作战经验,率部同强敌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血战。

  由于河西走廊地区没有根据地,没有党的工作和群众基础,没有援军,西路军孤军苦战四个月,歼敌2.5万余人,最终未能免于失败。

  在此,西路军和陈昌浩的历史功勋事实上得到了更明确的肯定,并明确提出西路军失败是“由于河西走廊地区没有根据地,没有党的工作和群众基础,没有援军”,而不是陈昌浩个人的原因。

本文链接:http://paddyspool.com/disifangmianjun/1077.html